情定良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  • 来源: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_我的小屋_我的小姨

  他瀟灑英俊,她奇醜無比,他對她避之唯恐不及,她對他卻一往情深……在滾滾紅塵中,他和她能成就美滿姻緣麼?

  1.誤闖繡樓

  林員外有一兒兩女,都到瞭談婚論嫁的年紀。兒子林成龍儀表堂堂,而且文武雙全。長女若蘭貌如天仙,來為她說媒的差點把門檻踩破。這雙兒女人見人誇,是林傢的驕傲。可是,提起小女兒若雲,林員外卻唉聲嘆氣。為啥呢?隻因這林若雲奇醜無比,連瞧一眼都叫人惡心。

  林若雲剛生下來時,也像姐姐一樣嬌美如花。可十四歲那年,她突然得瞭一場怪病,從此口歪眼斜,變得醜陋不堪。若雲雖然成瞭醜女,但林夫人依舊把她視作掌上明珠,對其百般疼愛,林若雲外表難看,卻心靈手巧,是個很要強的姑娘。

  這天,若蘭、若雲在後花園裡嬉戲。正玩到高興處,忽然小丫頭來報,說少爺和薛公子要來花園比劍,請兩位小姐趕緊回避。若蘭、若雲聞言,非但沒惱,反而喜上眉梢。這是咋回事呢?原來,那薛公子叫薛皓,是林成龍的同窗好友。薛皓風雅俊美,林傢兩姊妹早就一見傾心,巴不得他天天到府裡來。

  隨後,若蘭和若雲跑回繡樓,躲在窗後朝花園偷窺。

  沒過多久,林成龍和薛皓進瞭花園。兩位少年拔劍相向,瞬間舞成瞭一團,那薛皓身手矯捷,劍法精湛,看得林傢姊妹連連喝彩。

  若蘭由衷贊嘆道:“嘖嘖,薛公子如此瀟灑,誰嫁給他都是福分!”

  若雲聽瞭,在一旁慫恿道:“姐姐既這樣喜歡,何不讓母親央個媒婆,去薛傢說成這門親事?”

  若蘭長嘆一聲,紅著眼圈告訴妹妹:媒婆早就去過薛傢,可惜自己和薛皓的八字不太合,兩人沒法做夫妻。

  聽瞭這話,若雲喃喃自語道:“不知我的八字,可跟薛公子般配?”

  若蘭一聽就樂瞭,指著若雲笑道:“哎喲喲,我的傻妹妹,就你這模樣,莫說是薛公子,就算嫁給那賣水果的俞二狗,也要倒貼許多銀子哩!”

  若雲氣得滿臉通紅,憋瞭半晌才迸出一句:“哼,你等著瞧,這薛皓,我還嫁定瞭!”

  若蘭以為若雲在說氣話,抿嘴一笑下瞭樓。

  轉眼過瞭一個月。這天傍晚,林成龍備瞭一桌豐盛的酒宴,請薛皓來傢中暢飲。

  林成龍和薛皓的酒量都不錯,可不知咋搞的,這晚沒喝多少,兩人就醉瞭。林成龍醉得睜不開眼,幹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。薛皓也醉得東倒西歪,就在這當兒,他突然覺得肚子一陣陣絞痛。

  薛皓搖搖晃晃站起身,想要去茅房。

  林成龍的書童阿福見狀,忙上前扶住薛皓,提醒道:“薛公子,前院的茅房塌瞭半邊,還沒修好,暫時去不得。”

  “那,那可咋辦?我,我肚子疼得要命!”薛皓皺著眉頭,口齒不清地說。

  阿福朝北一指:“後院也有茅房,可先去那兒方便一下。”

  薛皓雖然酩酊大醉,但沒有全糊塗。聽瞭阿福的主意,他連連擺手,大著舌頭說:“後,後院是內宅,我一個男子,深,深更半夜去不得……”

  阿福趕忙解釋道:“夫人和兩位小姐在觀音廟進香,要等明天才回來,現在去後院不打緊。”

  薛皓這才放瞭心,由阿福攙著,踉踉蹌蹌往林府後院走。

  跨過二門,走瞭沒多遠,黑暗裡忽然閃出個老媽子。

  老媽子一把扯住阿福,急匆匆地說:“老爺有急事找你,你趕快去,晚瞭小心挨打!”

  阿福吃瞭一驚,忙對薛皓說:“薛公子,茅房就在前邊,你自己去吧!”

  說著,阿福沖東北角一指,跟著老媽子一溜煙走瞭。薛皓抬頭望瞭望,見東北角有一所黑黢黢的閣樓,便捂著肚子,搖搖晃晃朝那兒走。

  進瞭閣樓,薛皓瞅見兩扇緊閉的屋門。哪個是茅房呢?www.5aigushi.com薛皓吃不準,便伸手試探。第一扇門推不動,薛皓就去推第二扇。第二扇門是虛掩的,輕輕一推就開瞭……

  當看清屋裡的情形時,薛浩驚呆瞭。這兒根本不是茅房,而是一間熱氣騰騰的浴室。此刻,一個赤條條的少女,正坐在木盆裡洗澡!薛皓以為醉酒產生瞭幻覺,忙揉揉眼睛細瞧。

  聽到開門聲,那少女抬起瞭頭,看見醉醺醺的薛皓,她不由失聲驚叫:“快來人啊,抓色狼!”

  這聲驚叫,把薛皓的酒嚇醒瞭一大半。可沒等他轉身逃跑,幾個丫環、仆婦就從閣樓外趕瞭進來。她們將薛皓死死拽住,不容他脫身。與此同時,林府的報警鑼聲驟然響起,許多傢丁帶著棍棒沖入後院,他們把薛皓打翻在地,捆瞭個結結實實。這當兒,林員外也氣喘籲籲地跑來瞭,看清被綁的竟是薛皓,他驚愕地張大瞭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