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禍(一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_我的小屋_我的小姨

  饒興是個麻將迷。雖然愛搓兩把,卻從不動真的,玩玩而已。任鐵桿牌友怎麼勸他、激他,都不改初衷,堅持打小點點,以玩為要,用他的話說:素的吃著香。今個不知怎麼瞭,吃錯瞭啥藥,一反常態瞭,晚上在電話裡相約,他竟然說老是吃素的,越吃越沒味道,得改下老黃歷,動真格的瞭。老張老王老李,早就憋不住瞭,要不是照顧他的興致,早就開除他的牌籍瞭,接瞭電話,一哇聲說好。四位圍牌桌坐下時,張王李三位還在探問:太陽咋就從西邊出來瞭?

  老饒說:人活一世,就圖個盡興,不好好過把癮,對不住自己!見三位抓耳撓腮挪椅子發煙間,偷著交換懷疑眼色,拍瞭拍西服內裡的衣兜,頗不在乎地說,整整一百張,大鈔面,就看三位的手氣瞭。

  麻將一圈一圈打下去,饒興盡興“開放”、“搞活”的緣由,也一層一層地解開瞭。原來令他眼氣不已的一位鄰居,其男主人公,突遇車禍,死瞭。

  論背景,副市長的遠房侄子,論傢庭,妻子溫柔漂亮,芭比娃娃似的,女兒活潑可愛,他又隻三十出頭,高挑的個兒,不分春夏秋冬,每天早起晨練,堅持穿短褲跑步……

  就是那位住你樓下,叫做大劉的公務員嗎?

  不是他是誰呀,死啦。

  人的生命真脆弱,饒興說,乘車從省城返回路上,汽車沖出懸崖,鮮活的一個人,說走就走瞭,當場沒命瞭。我老婆對我說時,我還不相信,你說一個大活人,說歿就歿瞭,人的生命真的太脆弱瞭!

  嘩啦啦牌聲中,幾人你先我後,圍著車禍話題,都看瞭有線臺的晚間新聞,知道一輛中巴車,在一個叫做毛亞峰南一百五十公裡處,剎車失靈,沖下瞭幾十米的懸崖,聽說兩死八傷。饒興更講的形象,說他妻子親眼看見瞭,平常時髦得很的大劉妻子,眼睛哭得像桃子,已將女兒托付給鄰居,連夜趕往出事地點瞭。唏噓聲中,牌聲嘩啦,打得盡情盡興、忘乎所以。

  不覺得室內燈光變淡,窗戶發白瞭,饒興掏大鈔,衣兜已經空瞭。作為東傢的老張,叫妻子給大傢做早餐,都連聲說算瞭,老王贏傢請客,去外面吃精致胡辣湯吧。都住的不遠,得趕快回趟傢,先洗把臉,清醒瞭頭腦,再集合用餐吧。

  卻說饒興進瞭樓棟,沒事似上樓梯,在二樓拐彎處,突然愣住瞭。隨一聲早上好,閃身子給他讓路的一男一女,正是大劉傢兩口子。幸虧饒興反映敏捷,回瞭一聲早上好,趁他和芭比娃娃沒留意,斜著身子上樓梯,晨光中背對著大劉夫婦,直發瞭五分鐘呆。不是說出車禍瞭嗎?到底怎麼回事呀?到瞭自傢門口掏鑰匙,不由摸瞭一把內裡娃娃空空的衣兜,索性不掏鑰匙瞭,咚咚咚,伸出拳頭掄門。

  幹啥呀這麼兇的呀?妻子衣冠不整,邊護住胸口邊問。

  開門!

  吃瞭槍藥啦?妻子嘟嘟囔囔開瞭門。

  進瞭門,又關瞭門,饒興把妻子逼到門角落,從牙齒間擠出一句話:你為啥要造謠?

  胡說啥呀你!誰造謠瞭?

  回答我,你為啥要造謠?

  我造啥謠瞭?

  你不是說,大劉他,死於車禍瞭嗎?

  是這呀,妻子一邊撥開擋住她的手,一邊沒好氣地說,我還以為啥事呢,是趙傢嬸嬸搞錯瞭,聽芭比娃娃打電話,說死到半路瞭,其實,是大劉媳婦娘傢兄弟進城看病,昨晚動手術,等回瞭出差趕回傢的大劉,兩人一塊去醫院照料,忙瞭大半夜……

  你知道嗎,你害的我輸大啦!

  你輸不輸大,又不是我……都怪趙傢嬸搞錯瞭亂傳話。

  說話間手機響瞭,老王來電話催問:胡辣湯給你盛好瞭,你快來趁熱喝吧,到底有啥事相求,咱哥們又不是外人,也不用設法子先使錢開路呀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