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見巧明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0
  • 来源: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_我的小屋_我的小姨

  在四層樓道裡,一個穿著黑舊羽絨服脖子上系著棕色圍巾的男子低著頭正朝上面走。男子走路的樣子,像是在思索著什麼事情,看得出他對這裡很熟悉,隻顧低著頭,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拾級而上,不像那種初來乍到的人那麼張惶四顧。男子大概對即將要去的這裡某個部門,要面見的那個人,可能是個先生,也可能是個女士,還心有某種疑慮,正在煞費苦心地琢磨怎麼說話,能夠打動說服對方,讓自己要辦的事情順利通過。元仔後來想起遇見巧明給他的這個印象,好像就是這樣。元仔當時如果主動不打招呼,巧明大概就不會抬頭,兩個人就這麼擦肩而過瞭。

  樓道裡明晃晃的。元仔看得仔細,在這裡遇見巧明意外之中夾雜著欣喜。他放慢瞭腳步,看著巧明一步步地上來,快要走到對碰的時候,叫著巧明的名字,伸手拍瞭巧明肩膀一下。巧明看清站在面前的人,也喜出望外:

  “你怎麼上這裡來瞭?”

  “來辦個事兒。”

  “回去呀,都這時候瞭,中午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吧?”

  巧明這麼跟元仔說話絕非機關裡那種司空見慣的客套。元仔越是明白,話越不順著巧明說:“不留,副處長請客不行。”“真不留啊?瞧不起我這個副處長啊,我自己請你還不行嗎?”“真不行,中午我還有事兒,提前安排好瞭的。”聽元仔這麼說話,巧明似乎釋然下來,臉上的笑意一點點地褪去瞭。元仔看得心裡跟著沉,一本正經地探問道:

  “有事兒?”

  “來跟處長匯報個材料。”

  巧明回手拍拍自己肩上挎著的包。那個包裝得很鼓,好像不完全是材料。機關裡的人很少像巧明這麼挎包的。大傢都習慣拎包。前些年,男人們都喜歡腋下夾個包,弄得自己好像風風火火的。有一年春晚小品說拿包的姿勢如何如何,似乎從這時候開始,風氣一變,夾包的人就少瞭。大傢都一本正經地拎著包,神情也顯得莊重。大機關嘛,是得鄭重點兒,凡事不能太隨意瞭。即使拿包這樣無關痛癢的小事兒。巧明挎包,在元仔看來,也有些不太入流,包帶長長的,墜在屁股上,不熟悉的見瞭,會以為是在公司裡跑業務的小職員。元仔要把這個想法,在遇見巧明的時候說出來,勸勸他換種方式,跟大傢那樣拎包,但看看巧明的神色有些沉悶,就把話咽回去瞭,不應隨隨便便地給他添堵。

  巧明到機關十來年瞭,去年剛剛被提拔瞭副處。說是副處,在處裡還是幹那一攤活兒,起早貪黑加班加點地寫材料。四十剛出頭的年紀,看上去老氣橫秋的,白頭發像撒白粉似地,密密麻麻,快要蓋滿頭瞭。元仔經常逗巧明說:“長得著急。”“真是著急啊,般對般的,我混得慘瞭點兒。哥你就別擠兌我啦。”聽巧明這麼說,元仔就噤瞭口,怨自己話說得太敏感,哪壺不開提哪壺,惹巧明抻心呢。

  站在明晃晃的樓道裡,元仔打量著突然遇見的巧明,心裡面又是一陣陣感慨,想起瞭好多巧明和自己的事情。